SDOI2018爆零记

多少次祈愿就有多少次祝福,多少次思念就有多少次分别。

总有人进队,也总有人退役;总有人前行,也总有人回首。


Day 0

APIO结束后在火车站碰到了rqy和zyb等高一神仙,还有wfyz和ytez的各位大爷。他们都订到了十点钟的火车票。

我订晚了,只好选了十一点多的车。在群里喊了一句发现dzm也坐这趟车。

和zzy碰头买上午饭之后就去找dzm面基。惊喜的发现在一个车厢。打开电脑写了几段前天的Div3就检票了,于是从北京坐车到了济南。

期间一直在水群。大家好像基本都在15车厢,不过可能不是一趟车罢了。

 

大家在济南都订好了金鲁班酒店的房间。紧接着又是我们订晚了到了文博苑。

这地方原先是一个党员培训基地,后来经过改造成了酒店+宾馆。我们和qdez的就住这儿。空调是废的,房间温度一直是27°左右。

不过发现酒店给了一碟黄瓜味的薯片,很有意思。

进进出出多次碰到zyb大佬,他太强了。

 

去试机。路上胡思乱想,如果我旁边是rqy那不是完蛋了。

这啥地方啊……怎么在山上啊……我天哪这啥破地方。

就不能是学校机房么。

打了个横幅“热烈欢迎全省编程高手”,我心想我还是别进去算了。

抽座位号。先看一眼rqy,嗯好,他在68号。

咦 不妙!完了!我的纸条写了69号。

完了完了完了。美梦成真。

进去看看机房。好小啊,这么挤,鼠标键盘还是勉强塞开的,根本没空间放演算纸。

好像屏幕也隔着好近。不过就这么点地方,也就这样了吧。

回去的一路都在吐槽rqy坐我旁边这事。大家表示非常同情。

 

晚饭也在文博苑吃。大概由于历史原因,平常来这里吃饭的党政人员比较多。由于这样的原因这边的菜也很贵。在群里吐槽了一句就没什么了。

 

试机。敲完签到LCT,签到Dinic,签到线段树就没啥了。rqy没来,听说是提早试完回去了。

 

晚上日常水群+毒奶+瞎看看板子。在APIO最后一天就开始Windows的网络出现了某种故障,重启,重装驱动也不灵。被逼无奈换到Elementary;然后切完了Div3并打完了主席树板。

逛知乎,睡觉。


Day 1

早起,吃饭。文博苑的自助餐还是很妙的。挺合算(虽然怕胃受不了没敢多吃

但是豆花很难吃。不加调料味道都不正常,太咸了。

跑去考场,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于是马上进场。

迅速打好快读。然后建好文件夹 装好Notepad++开始坐等发密码。

今年好良心啊,C++11 ,O2,Lemon,开栈,还提供三个编辑器。

密码是We_cannot_live_without_our_red_sun_Claris,全场都笑了。

然后开始看题。

T1我的天,这啥。计算几何?不可做不可做,弃了弃了。

T2这啥?点双啊。刚考完APIO当然全世界都会点双啦。写写写,迅速调过点双。

搞一波 |S|=2 的分。感觉有可能推出正解并且我猜正解可能是LCT,我就写了颗LCT维护链上AP个数。

事实证明我是错的。到了最后的时候突然想到还下发了大样例,赶紧拿出来测了一波。

结果fc了一下多处不匹配,总是多1

后悔。早知道写个树上差分就完了。干嘛这么费劲。事实证明std又不和LCT沾边。

T3推一波式子。我猜有三种构造方法,一种是回文,一种是 串+反串+一段单独的回文,还有一种和第二种反着。后面又判掉了几种重复情况。事实证明我还是判少了,算出来的答案总是多很多。

rqy在一边也在大力推式子。考完问了一下,rqy推了容斥,好像也不对。

 

就交了一个错的T2部分分。T2的subtask1我还没打出来。后来听完讲课发现确实不会。

中午回酒店点了份外卖,吃了就回去听讲课了。

T1就是个毒瘤卡精度的计算几何,T2是点双+虚树;T3是循环节+容斥计数。

 

……不会计算几何好崩溃啊

下午又看了一遍《醉乡民谣》,然后逛了逛知乎。晚上打了会mc5,练了会手速,就睡了。

反正从Day1看,背板也没用的。


Day 2

早起,吃饭,收拾东西。

拖拉了一会,我到的时候基本都进场了。

T2一眼弃,T3两眼先撂着。T1看起来很可做。

想了1h,不会。

第一部分分想到了树上莫队,但我不会树上莫队。

第二部分分想到了线段树求一下,可惜不对。

无论如何先写个树剖,说不定能做subtask1

T2瞎推一推式子,并没有推对。写了个 O(n^2) 暴力没调出来弃了。

滚去看T3,发现有某种神奇的依赖关系。把我的表述换一下就是树结构,可惜并没有意识到。

其他部分都想到了。如果知道是棵树,我就会直接上树DP了。

其实这题并不难,只是放在这个微妙的位置很容易让人直接弃掉。于是我就弃了。

最后实在写不动了,都快要弃疗了,于是滚去写了个我出的一道题的标程。然后颓废纸牌直到考试结束。

 

期间看rqy全程气定神闲,按几下键盘,切完一题还玩一会小游戏。太轻松了。

当然,他写了200。太神了,今天的标准分。

高一碾高二,真是活久见。

 

在考场外面吃完外卖就讲题了,讲题的过程中我前面的tzt大爷get到了成绩。感觉很奇妙。

别的还行,T1全程懵逼

出去赶紧问Yansir成绩,zzy rk10稳进B,zzy强啊。


结束了。没到面试线的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剩下一群人焦急的等着面试。

省选季一直在下雨,这两天也下了不小的雨。

大家默默的散了。群里聊着,慢慢的变安静了。

总有人进队,也总有人退役;总有人前行,也总有人回首。

多少次祈愿就有多少次祝福,多少次思念就有多少次分别。

多少次分别就有多少次眼泪,多少次回忆就有多少次感动。

地球转啊转,雨水流啊流。挡不住的,该离开的,还是要狠下心离开。

慢慢的学会了接受,目睹着大家失望之后默默离去。

退役很沉重,说简单也简单,只有一场考试的功夫,也或许是评测进度条上的几个像素,考试结束后的几秒。

想到无约裸考,文化课落后,失去竞赛生活的空虚感,发现竟然不知道如果退役的是自己,之后该怎么做。

又看到群里的记录,忽然很钦佩各位学长的勇气。至少大家都会站出来去面对,而我现在做不到。


无论如何,我都为你祈愿,希望你能得到祝福,希望分别之后,回忆起当年,能有些许感动。

希望我们都能不再流泪,变得坚强。

希望我们能在接下来的路途上坚定的走下去。

希望你的征程还是星辰大海。

SDOI2018划水记

Day -1

上午做了一道网络流,发现自己并不会当前弧优化,于是学之。

刷空间发现大家都去春游了,空间变成相册集,好感–,羡慕++

下午打板子,发现洛谷数据太弱之前的Splay打的都是错的qwq

晚上吃饭的时候才意识到大家都放假了。。。好像食堂也gg了。。超市也gg了。。

决定出去买吃的 冻死我了

在机房吃方便面居然没有被刚 , qtq

十点有一场Edu,然而怕打完太兴奋,最后缺觉而放弃了,跟着老司机(s) Sugar和Refun打了一个场外(口胡)

然而最后还是将近一点钟才睡

Day 0

上午,打盹,打板子。

中午,去潍坊,赶火车

下午,继续打板子

板子板子板子板子qwq

晚上,继续打板子

大家和Yansir一起去超市,窝给zzy安利一包辣条,然而被Yansir抓了,Yansir刚了一顿(又不是我买的吖……我提个篮子有错……罪过,罪过)

“那个爱吃零食的”……被抓颓又一顿沮丧……

最后抓一瓶茶π逃了……

Day 1

起床,吃饭,然后进场

出汗+慌……Refun小哥哥长的真好看(雾

rqy在我右面的右面的右面 ……慌+1

键盘超级脏 慌+2

发密码,慌+3

看题……慌+4

我tm什么鬼博弈…………???!?!

慌+998244353

!!去刚第二题……

不久发现是个贪心,45min写+调+拍……并没有意识到di都相等会挂掉

慌–,莫名自信(sad

天真的以为A了第二题

滚去写T1,发现状压可过,不想写++

树是一条链……强行不用主席树A掉这部分数据……唉我怎么做的来着??忘了…………

打完T3,35min passed

滚回去想T1,想出了std……好麻烦……写不完了……写暴力吧

送了25,写。 35min passed,写完了。

自信不对拍T1T3,暴力很稳的我异常自信感觉很虚

就这样滚出考场,估计25+100+15,(然而……)

滚去吃饭,被dkw Hack掉T2,sad++,感觉药丸

下午去大礼堂讲题,真tm难走都迷路了

颓废大麻茶,%rqy……等着出成绩

发现T1想的是std,然而没写……据说很短……sad++++++++

2:55被告知T2卡精, 没加eps!!panic+=998244353

这题都是什么画风啊……还有我怎么这么弱啊……

这么弱啊……

发成绩,看榜,讲题……T3是生成函数+线段树,然而并没有听懂线段树怎么用……

rk45,sad++

rqy太强啦!强力rk2

dkw在山西rk2……强啊……今年A队爷出现了……

Capella没建子文件夹,心疼Capella

cwbc拿了rk1,cwbc太强啦!

大家都比我强.jpg

……也应该吧……弱校弱选手……划水++

Refun似乎考的不好,祝他D2翻盘!

晚上去超市颓废饮料,发现没有大麻茶,sad++。 又拿了一瓶茶π跑了……茶π真好喝

颓废hp4电影,打Miller-Rabin,在群里水,和学长们讨论人生

Day 2

进场,看题。

T1一眼费用流,打!

我用费用强行创造优先级……记录一发每个导师的最靠后的学员……这不就行了?

增广完一个点我让他当前志愿的后续志愿的边强制满流,瞎证了一发好像是对的。(并没有意识到贪心可以拿分……)

打完了……过了四个鬼知道多弱的样例,扔着不管了,自信不对拍

10:40了,woc

T2弃疗,拿T3暴力去。

发现就算不kmp也有n^3的分数,真棒。写写写,分类讨论推答案推到11:45,模拟之。

好像要补集转化……?我求一下不在左面的和不在右面的区间然后合并再讨论不就好了嘛。

草稿纸好像不够……

唉。然后我枚举左端点暴力判断吧……好像很稳

我需要查询他有多少合法的右端点,显然是当前左端点后面一个合法区间里啊!先预处理。

好了,终终终于打完了。拍样例,小改一下,过了。

暴力一向很稳的我自信不对拍,发现T1第二问做错了,去改T1。有退流啊!我最后要手动枚举才行啊!

没改对,瞎证明了一发,发现之前的好像是对的(弱智的我)。

100+0+25

吃晚饭直接出了成绩,0+0+25。本来的翻盘梦想破灭了,R2再见。

没事可干,继续颓废hp4电影,内心毫无波动。等着Yansir看完测评,目测滚出前100

zzy强势翻盘,太强啦!Refun强势翻盘,太强啦!

dkw rk4进队,……祝他NOI18 Au吧。

rqy和cwbc好像都100多了,但是tyc好像拿了超级多的分????有225???!!

wodema。

迷迷糊糊滚回昌邑……在烟台南站颓hp4电影结果被Yansir刚了……sad++

最后rk68,然而rk68和rk200并没有区别,本来的翻盘梦想破灭了,R2再见。

Day 1000000007

发名单了,rk100多,NOIp强力拖后腿。

sad+=1000000007;

滚回去面对同学们……

被Yansir打电话刚,感觉嗓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突然发现满腔热血搞了一年OI结果啥比赛也没结果……

Get lost in the cruel world.

没结果就是没结果,我也没什么话说。

真没什么话可说。

弱校,弱人,学的晚,低智商,爱颓,啥都不会。

哪天你在街上看到一个这样的人,那是我。

NOIp2017 滚粗记

今天放了选手程序 洛谷30+100+20+90+40+30=310 学军0+90+20+80+20+30=240

比傻比还要傻比

记得走之前信誓旦旦的向班主任保证今年拿到1=,想到考完回来自信的说应该没问题。

现在还在想怎么面对同学们的目光。

也许真的,没有省一,就退役了。

真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

 

2017年10月14日

Day -1

据说这一次形式很严峻?于是便早早开始复习初赛。

前几天晚上背了背基础知识,想到今年一定会考的特别坑(一个Flag)而且应该会特别广(又一个Flag)

于是看了60多页的计算机基础知识复习学案,完全忘记了打板子……

预料到今年会很坑,于是向班主任请假,结果当然是准了。班主任超级支持学竞赛……

然后早自习打盹0.25h+做题,2014年的题貌似93分,记不太清楚了。背了一发计算机网络知识,这一块虚的很。(结果貌似又快睡着了?不过好像大部分背过了)

树与二叉树没做题,虽然打印了。

第四节又是自由自习,于是继续做15的题。80多吧大概。

下午第二节(还是自习!)下课之后就去机房了。这么多自习看来是在催促着我放弃文化课……啊,结果why早就请下假来了。

高二的学长们停课10天了,当然。

下午打比赛……好难啊都不会QAQ

大概之后晚上就颓废,做题,看各种题。教练过来讲要校队竞争然后就都慌了……大概我整个晚上都在颓废??稍微看了看什么xjb的算法……

晚上回家做专项训练 (题在这儿),做了一些数据结构和计算机基础知识就弃疗了……(还好今年没考二叉树23333)

Day 0

早上来了照例打盹0.25h,然后看P/NP问题,快速选择算法,Tarjan的MST算法(看着玩的……反正看不懂)之类的东西

然后开始打板子 Prim Kruskal Tarjan Hierholzer BubbleSort QuickSort UFS SPFA Dijkstra Floyd Toposort Heap

本来还想打高精度(Flag一个)然后没时间了……

骑上车子匆匆回家吃饭然后水了会群就睡了。也没做做16的完形填空和阅读(说的好像英语卷子一样。)

顺便意识到今天上午(10.14)发现的一道博弈论还挺好玩儿的

大概就是说有N个火柴,A和B可以轮流拿,谁没得拿了谁输,可以一次拿1或2根。

求N=100,200,300,400,500的这五种情况下,哪几种先手必胜。

(zzy’s Tip:当N%3==0时先手必败,因为无论先手拿x根,后手就拿3-x根。先手最后就没啥拿了。

那么考虑先手只拿一步,火柴为N-x根,让先手对N-x的火柴数目必败[即(N-x)%3==0])

然后就进考场了。很方QAQ

还是在在二号餐厅二楼,我们在监考老师密度最大的区域……(!)然后又是一人分了4米长0.2米宽的工作台(说的好听,其实就是餐厅桌子),于是我就把草稿纸铺成一大片。

好冷啊QAQ发卷子之前不断往手上呵气。

拿到卷子先看一遍。高精度??哇,Flag!见仁见智吧……toposort幸好打了。……开国大典我历史背过啊,星期六没问题的。

信息竞赛2020就不让用Pas了,嗯,没毛病。

然后看一下大填空题(也就是所谓第三题),貌似第一题可做??第二题smg???

这么多时间复杂度分析??

woc概率与期望????????????小一米大爷,您的Flag又倒了!

看来这次概率与期望真的加入NOI Professional考纲了啊……

第十题不可做?????

这么多数学??????这tm我走错考场了??

王选我知道是谁啊……刚背了……BD毫无疑问

嗯……Shell排序是不稳定的……

于是不定项就做完了,单选空了不少,赶紧翻回去再答一波。

大填空第一题乱找找,考虑贪心和观察法(乱看),虽然贪心并不是正确思想,但是最后还是做出来了。证明了一下plan>2,于是稳了。

第二题建两个点集然后乱往里面加点最后看看怎么割,成功拿到2分,3分是枚举的,当然漏解了。。

答完前三题就1h+了,好方,还很冷,于是继续呵气。。

第四(1)题没看明白题意?(出了考场秒懂系列……)于是模拟一发。用掉一个10cm*10cm的区域之后终于算对了。

滚去答(3),归并排序逆序对,刚看了板子,演算一发,对了。

(2)模拟了一发,当时已经开始慌张了,于是当然没对,我甚至直接看成了3*3矩阵。

第(4)题建一下模,橡皮小球在一个围场里面四处弹弹弹……好像很难,推结论好像很花时间,于是弃疗,滚去完形填空。

10min切掉(1),5min切掉(2)。

毒瘤出题人,高精度除法找被除数的时候i=1,这不是自找麻烦。

叫我我就i=0,多省事。反正一开始要memset(p,0,sizeof(p))

最后我写了rest??赶紧改成rest%q

 

然后滚去推一(9),手忙脚乱忘记统计四间教室全部都有人的组合了,结果选了C……

推完本来想再检查一发幻方,最后还是纠结许久滚去推四(4),只推对了第一问,后面已经慌了,然后就收卷了。

赶忙拿出手机看19491001,结果发现Outlook日历没有跳时间的功能……shit

搜一下?对了。好虚啊

看看多选的排序题,好像也对了。

zzy大佬说四(4)很毒,他也没做对……对了下答案结果最小割计数我们都错了??貌似当时还挺高兴的。

其他的问题不大,幻方和WerKeyTom一样看成了3*3的幻方GG无疑,归并和人脑递归都对了??嗯,这还行。

完型还行,rest%10加了括号应该没问题?谁知道呢,去年不是出过一次事故吗……

前面选择 -7.5 好可怕啊QAQ

于是就这点分滚粗了。我们校队dalao都考的超级好,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QAQ

泰安好毒的。不知道教练还能不能要着名额。。

 

2017年11月12日 疏散日 下午两点四十二分。

在车上醒了过来,车上很热。本来烦躁的自己更加烦躁了。

Day2没有翻盘的那一刻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

想到九号的时候,没心做题,在机房颓废。上午睡到十点多,草草写了一个DP,没有调出来。

下午写搜索,写的昏天黑地。草草去吃了饭,回来看数论。

不想碰到班里的同学,也许是怕承受不起他们的期望和失望,也许是自己不想背着这么多包袱去考试。

但是大家都没有给我压力,压力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

晚上想了很多东西,不过大都忘了。

 

距NOIP2017 72 天

And in my dreams, I meet the ghosts of all the people who’ve come and gone

在梦中又遇见那些来了又走的人

-High Hopes , KODALINE

本地的高中,所谓的重点班是提前开始上课的,很早。中考考完以后,便离开了那条老街,搬到了市东郊区的一个安静的角落。从此每天便早早起床,晚上很晚回家。

7月末八月初,从日照回来之后,晚上便去十楼的机房呆着。每天在机房颓废,刷题,吃外面小摊上的煎饼果子。偶尔写一些博客。有时候和学长一起打一打模拟赛,联机颓一会游戏,学习一些新的知识。

晚上回家会晚半个小时,学校里寂静的一片,只剩下我们几个人。骑车骑在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了,昏黄的街灯把已经不那么绿的树叶的影子投在沥青的马路上,市郊灯光很暗,晚上回家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南面是发紫的天空,北面有闪烁不定的大熊星座。有时不自觉的想起⌈Ghost Stories⌋里面几首歌的旋律。

夜晚清新又寂静,想起那条老街,那家奶茶店,还有斑驳树叶影子和黄色白色灯光交错投下的人行道。

八月底的考试炸上了天,被班主任叫去谈话。心态比较爆炸,每天翻来覆去的想,在纠结。

大概我是属于那种比较在意的人吧,高一入学,想当然的认为一切都要完美的对待,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

每一天都在想,军训过的也挺纠结。没事就在塑胶跑道上面发呆,垂头丧气。果然各类活动和评优都没有我,淡淡的就回家了,放假了。

军训完回家的那一个下午倒头便睡,好久没有睡过那么长时间了。不知怎的,上了高一之后,就很少做梦了。这次却梦见了许多小学和初一做梦会梦到的东西,无声的,只有画面,也很像⌈盗梦空间⌋里所说的,记不清楚为什么就到了那个地方。

梦见了实验中学一直在现在第一实验小学的操场上,还是小学时代梦到过的,满地土渣,长着半米多高的草,南面长满参天大树的那个像工地一样的操场。南面入口还是被破败的砖墙和生着褐绣的绿皮铁丝网包围了起来。只有一座11层高的教学楼。走廊像那些快捷酒店,狭小无窗,结构错综复杂,走廊之间斜斜的交错着。没有想到教室,我在暖黄色的走廊中一直寻找着什么。进了数个洗手间、电梯,却又一直没有停下来,直到在一个东西向的走廊里看见淡黄色的墙上挂着几幅卫星全景图,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小的后操场,可东面又是潍河大堤。

还是那个熟悉的操场,好像在里面走,又好像在外面,从东面沿着一条坑坑洼洼,满是车辙和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垃圾的土路,骑着山地车,从位于东面的实验中学过来。还有那个熟悉的人,站在布满垃圾的大门口前,却永远看不清楚她的脸。

接着又是一个黑夜,在一条没有街灯的,四周布满了高高的树的沥青路上骑着山地车。前方,地面微微向上倾斜,好似这属于潍河大堤附近的一条路。后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骑着山地车的人影。好似我前面有一个减速带,我就从路的左面绕了过去。

下意识回头一看,居然是蔺神,还是穿着那身军训服,帽子遮住了上半张脸,露出那种惯常的不屑的神情,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醒来已经是四点多了,既然是放假,不如放纵一下自已,去实验中学看看吧。大概,还有陪我长大的,生活了七年的老街?

为什么叫它老街,可能是因为它西面,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了。

初中OI打味极鲜记 (掺杂大量无关内容)

I can remember the good old days,

我仍能记得 那些美好的旧日时光

When you and me we used to hide away,

你我逃离这喧嚣尘世

Where the stars were shining or the sun was blinding our eyes.

一个夜幕星辰闪烁 日光斑驳灼目的乌托邦

Talk – KODALINE

序一 

0. 

本地的小学,不过四五所而已,当时并不觉得自己所在的学校是第几梯队,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级部里有许多学霸。

也的确如此,当年的我,只不过是班上的十名左右。 

大家都说小学努力一点点就考得好了,稍微一贪玩,可能就下去几名。我却是非常稳定,始终徘徊在十名。

晚上花十分钟左右写完作业,和大多数的孩子一样,不过如此。

不清楚为什么会花这么多时间来回顾索然无味的小学,许多记忆也与大家无二。 

 

五年级暑假,报名参加了模拟联合国夏令营,那是山东省第一次举办MMUN。

因为英语老师和母上比较熟络,因此有机会一瞥不属于我的“好学生”过的生活。 

就在那一年暑假,接触了某单机游戏,从来被毒瘤腾讯洗脑的一个五年级的傻不溜秋的儿童从此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开始喜欢各种英文歌,MP3里存了一些当年的流行歌曲,后来一翻,惊叹于当年在网络上误打误撞的本事。
 

1.

报名的后几周,便开始选人。大概是在综合楼的二楼,中间一个屋子。

综合楼外面粉刷成白色,经历了风雨的侵蚀也变成了淡灰色,阳光打在上面可以看到一道道黄色的痕迹,那是综合楼被雨水冲刷过后流下的泪。阳光照不到楼内。一楼的大厅都是阴冷的。飘渺的脚步声在褐色黑色的大理石地板砖之间回荡,显得有些怪异突兀,并很快被压下去了。两段楼梯是东西方向的,早已生了锈的红漆扶手,还有脱落的差不多的、涂着金色油漆的防滑条。 

本来就对这么严肃的环境很敏感,走到二楼后有了压制不住的紧张。被晒白的黄色油漆粉刷的门吱呀的开了。
我可以看到门上剥落的油漆轻飘飘的飘到地上。从门后窗户洒进来的阳光变成了略微深一点的橙色。探出的半个身子也成了黑色的剪影。

我们鱼贯而入。中间是一张桌子。南面的窗下是两张沙发。感官已经全部消失了,只有面前老师的脸还模糊的动着。我垂着头,吞吞吐吐的回答着问题。 

” Go on. ” 我楞了一下,转过身子,盯住了淡黄色背景下有些突兀的门把手。 

老师急忙叫我回来。全场的人都笑了,尖锐刺耳,很快地,耳内的轰鸣声盖过了笑声。 

勉强说完。仓促地逃出这个集中营。 

2.

终于还是Pass了选拔。
于是便逃课参加培训。

发了很多文件,学校慷慨地打开了综合楼三楼东边实验室的门。 

几个英语老师来培训,发了很多看起来很高深很艰难甚至以为一辈子也看不懂的文件。

于是便讲啊讲。
暑假了,7月15号左右的夏令营,7号或者8号左右就开始去学校培训。

顶着大太阳来到西面的楼。一楼,楼道昏暗的像傍晚却没有灯。老师拿着钥匙打开从西面开始数的第二个教师的门,扭开了风扇。

只记得当时挺自由散漫的。某老师的儿子小一级,也坐在后面听。然后便是组织单词默写之类的东西。Economic是记得最牢的一个单词,当时看了一遍便记到了现在,如同这些纷杂凌乱的记忆。

有一天是雨天。从南面的正门出来,就打着伞在前面的院子里乱转。看着水滴一滴滴的打向红色花纹水泥砖组成的凹槽里,真是有趣极了。

空气一点也不闷,还有柳叶被撕破所散发出的气息。抬头望望也并非那么灰暗,更像是综合楼表面的色调,阴沉但不压抑。没有被风卷起来的叶子,也没有占到裤腿上的泥土,不知怎的便喜欢上了这个老校园,特别是雨天。

后来便不一样了。现在的地面是水泥的灰色,楼也是砖石的红色,氛围变得迥然不同了。

到了夏令营的时候,去到了泰安。 

3.

7月15日 车子上的气氛很欢乐。去的时候和WHY一起聊一些傻逼的问题。太阳的气息从车窗外一丝一丝地渗透进来,还有让心跳加速的风和叶子的绿色。泰安本地的气候很凉爽,宿舍很潮湿,在学院内宾馆,刚刚粉刷的墙壁还泛着白色的水汽。墙角下冒出几个黑棕色的小蘑菇,根底下还有黑色的霉斑——它们让黄棕色的地板更显得刺眼了。

第二天下去照相。太阳还是那么毒辣,草地却是很绿,大概是前几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草地上的空气还很潮湿,泛起淡淡的雾气,在石头上留下一层微微闪光的印迹。阳光照过来,能够看清楚每一条光线,犹如细细的白色丝线一般,穿过泛着一丝灰的淡蓝色天空,构成完美的色彩协调。草地上却又是没有水汽的清新的青草气息,一片宁静,回荡的只有我们说笑打闹的金黄色的情绪,还有点缀在草地上五颜六色的书包。

记得教学楼里阴暗却又温暖,光线悄悄的走进去,穿过几扇半开半闭的门,最终到达我们的眼睛。

电脑安装的貌似还是Microsoft Office 2003,PowerPoint呆板枯燥的页面泛起了橙黄色。就在那天我学会了统一给幻灯片更换背景,当时还自以为是很了不起的技能。八九年级的时候,打印店的店员曾经对着我的社会调查报告作出惊讶的眼神,可我却知道,这些东西,既不能作为个人能力的代表,也不能得到我苦苦寻找的机会。
4.

下午起来下起了灰蒙蒙的小雨,阳台上的窗户爬满了雨丝,透进来新鲜的水滴的气息。我抓起文件袋咚咚咚跑下楼,毫不在乎自己没打雨伞。文件袋是透明的,下头印着深蓝色的MMUN的标记和英文字样。雨水打在脸上,清清凉凉的,好像有新鲜的树叶的味道。我们一起走过一段桥,两边的柱子是白色的,泛着锈黄色,看来是经历了风雨的侵蚀,而变得古朴了。桥的四周很开阔,面朝北,右前方,就是我们合影前早晨踏过的草地。五六米宽的大道把它一分为二,而大道就从我们的脚下延伸开来,一直到图书馆门前的八九米高的台阶。冒着雨绕过桥前面的图书馆,从西面的石阶上去,踩过几个清清的水潭,踏过白晃晃的大理石,就到了另一个教学楼了。教室是全封闭的,日光透不进来,头顶上LED灯亮着。 

来讲课的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女老师,还有一个来自京巴布韦的老师,头上扎着长长的辫子。时间匆匆跑过,早就忘记了说过的话,听到的声音,走过的校园。

午间无聊的时候除了和WHY在一起打游戏,还会去宾馆二楼转一转,或者下去随便转一转。

某一天下了好大的雨,地上的蚯蚓都从泥土中钻了出来。天的颜色蓝的像是可以忘却一切的纷杂思绪,只是给人一种单纯的快乐。那几年的手机还远没有现在这么普及,自然也就有了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

认识了很多外校初中的同学,当年觉得他们都好厉害。

有一天是活动课,去攀岩。和一个四五年级的同学说笑,认识了某个很毒的单机游戏。从此就入坑一去不复返了。

那天下午又下了雨。于是很多人就集中到西面的一个屋子里玩杀人游戏。发牌的时候,我的动作幅度太大,所有人都看到了。

被老师赶了出去。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只是单纯的记住了那天下午,孤独的在外面的水泥地上围着水潭打转,看着天上逐渐由黑灰色的阴云变成灰蓝色的天空,就像『夏洛的网』中的那种天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部小说。但是在我的主观印象里,它好像是在一个夏天,有着这样的天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提这么多。

5.

快要闭营了,被认识的高年级的学长拽去一起唱歌。

练了不长时间。最后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

回家的时候是个下午,一瓶可乐喝到不舒服,难受了一路。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学校门口的灯很刺眼,周围很恍惚。

慢慢的,一切就都结束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却留下了很长的时间,供你细细回味。

现实总是流逝太快,来不及去思考,只有追忆时的留恋与感慨。

6.

 

序二

初中一年级。当地最好的初中是两所高中办的民办初中,大家都挣破头的往里挤,偏偏是我们这一年,教育局不允许择优考试,选择了随机抽签的方法。一年1w+,母上还是去了。没有抽中。

于是进入了大实验。初一偶尔犯傻,第一次半期考(期中考试)从分班第六名到了级部前三。在家下载了模拟联合国夏令营听说的某单机游戏的盗版,当时还没有版权意识,傻不啦叽一个孩子。经常出去疯,也没干过什么有意义的事
下学期,学校把每个班的前两名叫去参加某班,这也就是当年实验中学选拔OI选手的方式,并非自愿。
周二周四下午第四节上课。班主任比较好说话,基本上就是全权放行。当时的教练总是很早就去开门,然后讲一节课的Pascal语言,没有做题的机会。当时没有太大兴趣,坚持下来只是因为可以逃课,还可以打一小会吨。于是所有搞OI的时间每周也就只有那么短短80分钟。

每天晚上都会在关灯之后玩很长时间的手机,当时还是安卓2,偶然见识了贴吧这个大毒瘤,就不断的刷刷刷,空间也比较活跃,大概一天能刷10条+,在贴吧关注了某单机游戏的贴吧,从此踏上了不归路。凡是游戏吧,一般都会讨论很多关于配置的话题,从而对硬件慢慢了解,关注了某卡吧,成为了一个标准的耍孩子。

暑假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兴趣相投的同学,于是整天在某聊天软件上扯,自己还给同学装系统之类的,偶尔拆拆电脑,玩玩硬件。暑假就是这么玩过去的,发现了网易云这么个神奇的软件,于是增长了不少欧美乐队的姿势。

暑假是雨季。晚上天空落下雨滴来了,就会躺在床上睡觉,睡醒了还会继续躺着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和失去了活泼颜色的柳树叶发呆。加上灰蓝色与淡色粉刷的老楼,都存留在纷杂记忆的一角了。

 住在老街的那几年的每一个季节都很让人印象深刻。包括小学的时候,在小区的空地上玩上一整晚。前面楼上惨白的灯,外面是深绿色的铁皮,可以隐隐约约看清楚楼道口。楼上刷的黄色的漆随着老旧的墙皮都剥落下来了,露出里面深灰的水泥。铁栅栏上的灯投射出暗淡而又柔和的影子,所有的树还都在那里,院子里那个大理石的桌子还没有被搬走,晚上做的梦还是那么的真实。

初中一年级,秋天开学,慢慢和同学混熟之后,便当上了班长。经常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于是就经常在放学之后,留到很晚,看着黄色的灯慢慢亮起来,街角的人慢慢的少了,路口的红绿灯和车灯刺眼。然后推着一辆在我出生之前就存在的自行车回家。

冬天倒是没有什么印象。中午早起去学校门口等候开门,早上在路上有很厚的雪。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修了新路,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吧?

 

Part 1 

 

1. 

初中二年级。十月份,教练把大家组织起来参加市里的初赛。这个时候还剩下大约十五个人。考试之前补了大概一两天吧,上机经验几乎为0,最终还是靠着初中就实验一所学校而通过了初赛。一共五个人过了。

就记得当时的阳光好像很刺眼很明亮的感觉。下午两点半进场,坐在西面,面前就是一个一百五十度的落地窗,后来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到达眼球。明晃晃的很舒服。草草做完填空题之后,心慌了,看了眼补完程序和写结果,啥都不会。干着急了两个小时,身边的人陆陆续续离场,心情也是越来越焦躁。

考前问了问其他初中的学生。大概他们是从十月一号开始,老师组织了几个有爱好的学生,一个人发了一本材料就行了。瞥了一眼材料,大概五六页的样子,全是选择题。他们的上机经验几乎等于零。

现在一想才明白,为什么我们市的OI这么弱啊,大概在这4000人里面,只有1%的人知道这个竞赛吧。而这3%的人里面,最后只留下了4000的0.075%啊。

也许不是大家都喜欢泡在机房里看资料颓水题,停一周的课去准备比赛吧。

也许,是因为老师的缘故吗,那一节节枯燥的可以睡着的Pascal课,冗长而又晦涩的代码,或者是老机房里发霉的味道?

背面的阴暗角落总是坐着几个永远显示着蓝色Free Pascal IDE界面的学长,而他们从来就没给过我们一句鼓励的话,或者是一个好玩的笑话?

也许是因为怕耽误文化课吧,晚上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上语文课看算法,上数学课看算法,上英语课看算法?

2. 

还是正常上课,每周也仍然就那么80分钟。当时一道简单的数字翻转都做了好几周。

大概是在离复赛一周的时候,向老师申请停了一部分课,于是下午去做题。当时想,七年级的时候总有几个学长在一直做题(于是很羡慕),现在也终于不用整天听课了。当时也做了没多少题,大概10道多的样子。

周五,动身去诸城,一路下雨,带了一个巨渣的笔记本,五分钟电池就挂。在路上听了一路歌。

Day1上午就因为一直下雨,躲在食堂门口偷WiFi玩手机。

背了背高精度和快排就去吃午饭了。下午进考场基本上是小白状态,T1一个递推调了大约1h,用模拟搞掉了T2,T3写了个骗分,于是完美滚粗。

笔记本只开过几次,食堂有电,于是十分激动地更新某系统的预览。

然后啥都没干就回去了,标准的打酱油选手。

同队的几个人有T1都做不出来的。有T2不会开二维数组的,由此可瞥见实验当时对OI到底有多么的不重视。

激动了一个月,某天从教练那里得知了成绩,说是获奖名单没有出,不过我大概是个1=了。

又激动了几周,成绩出了,压线的1=,差一点就挂了。这还是山东的普及,稍微会写个HelloWorld的都可以1=好嘛。
由此亦可瞥见实验当时对OI到底有多么的不重视。

 

序三 

大概我们OIer都是拥有一个让自己很痴迷很挂念的梦想的吧,大家都可以为了它一夜又一夜的面对着冷色的屏幕,用发抖的手指敲击着键盘,对着面前大大的Accepted激动。

偶尔也会幻想自己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登上那个遥远而又璀璨夺目的领奖台……

夏天的空气清新而又舒畅。竞赛的路,只有走长了之后,才能慢慢品味到那种快乐吧。身边都在努力的队友们,每一天泡在机房里,大概也和三年闷头苦学产生了巨大的对比;隔壁还有数竟和物竟的学长们,对于他们,最美好的三年都充斥着关于竞赛的点点滴滴,也许,竞赛生永远有着外人理解不了的矫情?

“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一群金牌同学哭成一片。可能是信息竞赛整体受歧视还是最为严重的,跟生物差不多,然后这种和高考相关性弱的很少有学校和老师会去支持,然后大家都好像觉得特别委屈。有可能他们整个初中,小学都一直在这个群体里,那么他们对这个群体的感情会更高一点,我就觉得我当时没那么多时间去矫情,就后来退役以后有一些感慨。”

“有比较迷茫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去做,都是一个人在做,高一高二都没什么人说话。应该说是高二的时候,我停课之后就一个人在那儿,在一个很大的机房。”

也不知道,黄学长在那里,有没有孤独和迷茫,有时候或许会迷失方向?或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矫情,而是一天又一天地督促自己刷题,只会想着那并不遥远的未来。或许,像我一样,还有日复一日的幻想? 

 

Part 2 

 

和初一暑假认识的几个朋友混的越发熟悉了。大约初赛之前,十月份,新建的讨论组逐渐热闹起来。名字也被我改成了”昌邑初中IT圈子”。当时的Windows 10还在内部测试,于是便整天用那个老掉牙的笔记本更新新版本。

周末的时候,由于是在市里比较轻松的初中,自然有很多放假的时间,又都比较喜欢拍照,我们几个人就在市郊骑几圈,快乐的笑着。

大部分的时间,城区东面有平日听不见的声音,尝不到的味道。

去过大堤,周围安静极了。去过河东岸的郊区,工厂外墙吐了蓝色的漆,和着铁蓝色的天空,像是久远的一张照片,北欧的秋天。

这么快就到了寒假。社会实践活动的时候认识了很多其他学校的人。现在一去东面,便想起那时,马路上空旷而无人,骑着平常放在家里的自行车,树叶从淡绿色逐渐的褪到淡黄色,又从淡黄色慢慢变为棕绿色。空气中已经有了秋寒的气味了:像是铁锈味。通常是在下午—这样就经常看到既没有云彩也没有太阳,而是像一种铅灰色的颜色。

那个时候有着自由的时间。细细想想,像是走过了千千万万里。

回过头,翻出以前的记忆,才发现,时间流逝的太快,不是时间抛下了我,而是我忘却了时间。

晚上的功课很少。经常在某一天的晚上,自己一个人走出去。

南面的老街有长了十好几年的梧桐树,落叶之前还能在深灰色的水泥砖上面投下一点一点的光,还有红色的方砖,都是十几年之前的老式样了。

春天过后又逐渐的混熟了。这之后周末便总是呆在一起。去过本地的科技市场,照例仍是闲逛。大部分时间呆在市中心的商业街附近,去哪一家可以坐的店坐一会,互相兴奋地给对方看新的东西。

从南边的广场出去骑行,绕过大桥和潍河,去北方花木城转转。

那边当时还刚刚建好,没有什么人,门卫也相当于没有。很喜欢里面的感觉,像是新西兰的一个庄园,在书桌上有一张剪报,那是『霍比特人』 的取景地。

一直很喜欢那张剪报,可惜已经丢了很久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发疯似的去找过。

大概网上也没有什么类似的照片了。那种商业杂志,大概也只有机场,或者哪里的商店见得到吧。

NOIP2015酱油记[伪]

现在按下键盘仿佛又回到那年那月“OI就是一场实力与运气的博弈” 

—省队神犇 heheda_is_an_OIer 

前段时间经常游历于各位神犇的博客之间,一行一字细细品读,仿佛又回到了那有着独特塑料味的机房,阳光穿过身后的窗,晒的键盘发烫。

我是个半吊子选手,在初一下学期才刚开始接触NOIP与编程。最初的动力大概是,每周两次,下午第四节课老师在学校机房能有Pascal培训。我对算法,编程的热爱也是由此一步步培养壮大。
开学后,我每天都不午休,期中期末考试期间去机房备战。英语课上看神犇各种绯闻,语文课看骗分导论,数学课上的草稿全是各种模拟暴力水题的推导。

自己的文化水平,大体能排在校前15名,班主任他有劝过我专心学习。可是我按耐不住自己,下了课就往机房跑,那时候物理老师经常念叨着我这么搞就是瞎胡闹,每次我都是打着哈哈就过去了。每次他们问起我你有把握拿奖吗?我自己也不敢肯定回答,总是笑笑就算了。那时候觉得,老师们的劝戒是太功力化,参加NOIP不仅是为了保送资格。

那时候我就真是不想学习算法,从算法中体会不到那种逻辑的美感,也憎恨着一道道题目WA的气愤。复赛的前一天晚上,我不出意外的失眠。不是因为激动,是因为害怕。但我期望能取得一个好成绩能告诉那群老师。参加NOIP就是以兴趣驱动,但是这段路程并非你们口中所说的误入歧途。
Happy Ending,这是11年复赛Day2密码。絮絮叨叨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局部最优解并不一定能带来全局最优解,人生的路途还长着呢,勇敢的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不彷徨,不观望。

—-转自知乎 原文经过修改 仅做娱乐用途—-

望希望各位OIer们rp++,在各大比赛中取得好成绩,RP++,AK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