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ong For Starlit Beaches, 英国乐队 Yndi Halda 二专的第三曲。前半部分小提琴配合鼓点,一直在渲染某种宁静的氛围。后半部分是情绪的爆发,配合结尾的人声,虽然整体感受是混音很差,但这首曲子的出彩之处并不在此,而是有一种能力去吸引人到纯粹的思维里去,从这方面看我觉得它更像是氛围的配合者而不是创造者。这首曲子在整张专辑里的定位也是最能铺垫情绪的一首,一种本真的提琴后摇的氛围感。

说实话很多东西一旦写出来就会变了味道。

其实我也怀疑我没有想清楚我瞒下WC这件事到底是为了谁。大概大多半是为了我的。说实话在外人看来我确实有越来越自闭的趋向,不仅是在班里也好或者在社交媒体上也好。

不过我现在对社交媒体的看法反倒是转变了,一旦你尝试着真正去脱离这些东西,比如QQ空间或者即时通讯,经过差不多几天的时间你会发现实际上并没有少什么东西。事实上就所谓的QQ空间完全是一种垃圾桶之类的东西,大家把重要的不重要的事情一股脑塞进去,再随便看看别人的破事,满足一下内心的某种需求,也就够了。事实上对于这种事情,要是适应了把垃圾丢在别处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回来WC的事情究极还是怪我的。分数线太残酷,线下面的人没有完全站在线下面,而是露出半个身子——那样更惨,划线的时候就被割成两半了。

我算其中之一吧。事实上NOIP前我大部分的动力其实都来自那个要去WC的flag。这种一辈子一次的机会现在没了,确实很惨。

不过这种时间拖越久越难受,还是早点解决了好。不过另外就是其实它背后还有一层。对于这几天思维混乱的我来说还是可以隐约意识到这个线代表了什么的。

很少有时候可以有接受自己命运的态度。事实上生活复杂而纠缠,那些一句话阐明的人生真谛都是假的。比如所谓的「你努力过了」和「你很后悔」「你很绝望」就是其中一种。

这种事情太复杂,感觉怎么走都是错的。

你也只活了一次,凭什么说我选择的人生是错误的。

我觉得现在一个人在网络上大多数时间的信息输出都是基本无效的,排除掉OI圈之后大部分人的信息输入也混杂太多无效的。所以说与其一天在产生垃圾,更重要的是多看,多想,而不是多骂。抛去垃圾不谈,身边的环境大多都是网战和诉苦。说实话我也是刚刚意识到哭喊绝望实际上没有太大意义,而另一方面网络环境戾气太重;所以说多看多想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实际上要比做一个活跃者划算。

但是其实没有交流就意味着彻底的思维封闭,结果当然就是长歪甚至枯萎。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时也要保证有质量的思维输出的原因吧。

事实上如果再来一次我也不会选OI了。这种路让我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所谓觉醒的太早,形成一套比较幼稚的观念之后给自己带来难受。比如现在的观念。

还不如在温室里读书来的恰当。至少那个时候决定你的也就只有高考这一件事情。还有鸡汤可以喝,虽然会所谓的发胖。

是说在教室里的同学们抱有希望的人太多,而我精神扭曲了好呢,还是说我趁早认清了现实好呢?

毕竟你回头看过去自己的观念都很幼稚,所以也不好说。

算了,听完歌跑了,中午还要解决问题。下午大概还能活着,也是本事了。事实上听后摇听多了都听绝望的,对于苦境来说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情感波动。

大概不是正常人的心理了,就是纯粹的对负面情绪的习惯和忍受构成的么 ?

有时间可以想一下初三上学期和高一这段时间到底把我变成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