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想念

傍晚了,太阳慢慢地落下去,校园逐渐空旷。十七中,年代略显悠久的建筑和新修建的建筑散乱地混合在一起。又是秋天了,悠远的天空被丝雾般带状的云彩占满了一半。这种并非想象中的那种,棉花糖触感般厚实的夏云,而是线条硬朗的云,容易在鼻腔里唤起秋天的气味。校园后侧是一片空旷的场地,三面被高耸的铁丝网围了起来,夕阳就是从菱形的间隙透出光芒,将那一侧的天空染黄。对面几棵树叶转黄的树在风中摇摆,上面的天空星星已经隐约可见。透过铁丝网可以对这侧城市留下一个大致的印象,九十年代破旧的居民楼杂乱地分布着,窗户上积攒了灰尘,墙皮半剥落,偶尔从哪个窗户冒出一阵生活气息的水汽来。学校周围就分布着很多这样的居民楼。阳夏推着小车走到水泥地中央,却停住了。低下头,脚下还可以看见模糊的白线,可能以前,这里是作停车场吧。

密集的城市的一角,充满了市井嘈杂的街区,还能找到这种安静的地方,阳夏还是很开心。不过秋天了,慢慢觉得以前的回忆都飞过来,扑入她的胸口。

秋天是等待的季节,阳夏总觉得她在等待着什么。她总觉得以前,她就像是怀着使命待发的少年,随时就可能在某个晴天或雨天乘上到火车站的大巴,拖着笨重的行李坐在火车上打个盹,然后在赛场上见到很多很多像自己一样的少年,多到她要认真地记住他们的名字,甚至有时候望着少年们奔忙的人流,思考自己是怎样来到脚下这片地方。也有时候阳夏只是随着心中的激动迈开脚步,匆匆地去拥抱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每次坐着大巴回到十七中,她都要重新认识一次这个城市。忙碌的人群,夜晚老旧居民楼窗户上透出昏黄的灯光,同样暗黄的路灯照亮的旧公路,整个城市很安静。看到熟悉却心爱的风景,她又变成了那个少年,怀着使命感,准备随时从这个地方出发,又要穿越夜色,去和其他少年们聚在一起。

但其实她心底明白城市的这一角很熟悉。夏末还有残热的时候,仍然可以在短袖外面披一件薄薄的风衣,敞开怀在路上踏步。放学晚归,虽然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路灯、楼房、红砖人行道也都是冷冰冰的,但是走过去却感觉很温暖,是从心底滋生的暖意。她明白只需要在这儿慢慢地走,并且准备好,有那么一刻会跑着去到远方。

于是她离开,离开好多次;她没有细想的是,虽然她是去往远方,还有使命和向往,但是她从来都觉得自己不久就能回到这里,然后,偶尔地,期待下一次出发。

可能有时候,心怀这样感情的阳夏,在十七中度过每个傍晚的时候,去思考对未来那些光芒的期待,去准备好奔跑着离开、回来,总是比远赴赛场有趣得多。

可能正是因为,向往的感情都洒在了十七中的傍晚,洒在了这空无一人的旧停车场,透过高铁丝网对夕阳和旧楼的凝视当中,所以现在的她,每每想到向往、想到奔赴未来的征程,思绪总会回到这片地方,回到秋天,眼角收拢旧居民楼老玻璃窗上那残存的一丝蒸汽,鼻腔留下落叶和半天空星星的味道。

她不是总在准备着什么,但她的记忆里,那段为了上赛场并笑着回来的时间里,她确实是。

渐渐地过去几年,生活繁忙起来,天天的准备却总成了应对,那些向往的时间溜走了。

偶尔地,会听到一段旋律,这时阳夏又想起为了那些而等待的秋天,首先闯入脑海的却不是赛场上那些生动的故事,而是这段闲适而静美的时间。因为眼里都是向往,连眼前的景色,无论高铁丝网还是旧楼都染上同样的色彩。想起同样的风景,她并非思乡,但祈望重回那段时间。当时的感情那么纯粹,还没有被纷乱的任务搅乱。

所以在这场梦里她还是站在了这里。心里涌起过去的使命感。但这只是习惯所致,并没有什么赛场真的等在她面前,等着让她接近过去。这种不调和的矛盾让她不舒服了,眼角慢慢湿润……

秋风慢慢吹过去,太阳依旧温暖,云也不动,露出一半天空的星星,底下还有城市的轮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