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 梦境集 :: 会谈」创作随记

(Iris 不是真名/常用 ID 哦,只是一个化名……)

啊,说起来这篇的来由也是非常有意思呢。

高考前的 Day-2 (也就是7.5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有趣的梦。说实话,上高中以来做梦次数真的不多,长梦更是屈指可数。

所以我梦到了什么呢?答案就是这篇故事辣!这才叫「梦境集」嘛。

嗯,写到这里发现自己思维很乱。不过毕竟是随记嘛,我就不约束了,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开始啦:

啊,首先其实原梦境和这篇成文有些出入的。原梦境确实是时间先后顺序来的,就是先是我在餐厅找到 Iris  (确实构想出了那样的一所未来感很强的学校,2F 餐厅也是安静雅致温暖的环境与科技的结合),然后谈了很多闲话(确实有谈很多不一样的话题,不过我醒之后真的只记得问在不在 Iris 上大学这个了,其他的都是现编的……))))

然后就是插入了一幕画面,在草地上下着大雨,看文艺晚会的那个。不过 Iris 上去跳舞是我后来编上去的(因为感觉……嗯,自己体会吧)。看到了很多不认识的的 OIer 的脸。或自己站着,或坐成一团,淋着雨看表演。

然后就是 Master (也就是我班主任)来了,大力搞了一波违纪的我,然后刺激我,然后把我拽到楼外的(注意这里有出入)一个餐馆里,就是那种冷色调+寒气的环境,嗯,然后就是隐瞒性坦白(指不透露任何 OI 和 Iris 身份相关的信息)。结果 M 不相信,嗨。

然后就被丢去一个多媒体厅里,M 气得叫来了家长,然后俩语文老师也来了(也就是我们级部的俩老师),然后就开始哄骗我坦白。

最后就将计就计坦白了,然后……

嗯,然后我醒了。后悔万分没有再梦下去。

不过那些都无所谓了,和 Iris 会谈那一段才是我想写的真正闪光的 idea ~~~~


嗯,以下是另一些杂谈。

高考之前一直都忙的焦头烂额……两个多周没上网。

而且实话实说,高三压力好大,高考之前很少想起 Iris 和其他 OI 朋友。

嘛,于是高考完我才想联系 Iris ,想问一下这个文能不能发出去(因为身份特征,如果和 Iris 比较熟悉的话,真的太明显了)

结果才得知 Iris 的事情……

嗯,于是当然就很心急啊。盼她好啊,盼她心中全是温暖。

毕竟我印象中的 Iris (在上面这个梦境里),真的都只是正面的啊:爱跳舞,爱笑,风趣温柔,自己很开心,也能让身边的人开心起来。

唉,不过心急有什么用呢,还是只能偷偷藏在心里,这大概才是作为朋友最大的责任与义务吧。

至少,我后来发现,我还是希望把自己当作 Iris 的朋友,而不是止于一个圈子的「圈内同好」。

有一些事情,我清楚不必自责,但发生之后确实教会了我该珍惜什么,该选择什么,该表达什么。


其实该说的,早都在「会谈」里面说清楚了。在这里说,颇有重复之嫌。

今天(也就是写下上面所有文字的这一天,2020年7月16日),放学路上看天空:

听说晒太阳对缓解病情有很大好处,看,阳光最终还能露出笑脸。

我要很坦然的承认,有好几次好几次我确实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而后几秒钟我便觉得自己很混蛋,把自己看得太重,把这篇文看得太重。我为自己感到无比的丢脸。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上面的那句话。想好该珍惜什么,该选择什么,该表达什么。

我就可以坚定地相信 Iris 真的会像这张图一样

经历了所有苦难过后,重回当初的模样。

正如「会谈」里所写:

「真的,我很好奇 Iris 当时为什么会去跳舞。」

「因为喜欢啊,」Iris 绽开大大的笑容,「喜欢 OI,喜欢跳舞。」

「就算下着大雨?」

「嗯,就算下着大雨。因为很喜欢,不想那样就算了,所以很开心啊。」

「不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的,我说了算。」

又是:

Iris 对着茄子米饭「扑哧」笑了。

「Iris,大家都很喜欢你,你还记得,我很高兴。」

「嗯。」

作为朋友,这篇文章真的是为了她而写。而无论是作为交集稀疏一点的「准朋友」,还是更有分量的朋友,我都真心地祝愿她,在这个混沌而无序的世界里,还能亮起那点光芒。

一个最普通的人对另一个最普通的人的寄愿。有时候,希望别人能够感受到温暖,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

暂结。

2020 年 7 月 16 日

修改于 2020 年 9 月 14 日

 


今天在思考为什么会急着帮 Iris,有这样的想法。

正好最近在读《原生家庭》这本书……(当然这本书挺好的)

嗯,做一下合理的推理,其实一部分原因在于我自己……

反正简单说就是我高三的时候情况很差……PTSD+垃圾班级垃圾班主任垃圾学校。

所以想好好放下过去的自己,想安慰一下自己(草好文青好文青我快呕了)

说的直白点,就是想他妈的出口气。

啊,当然以上是自己。

然后是 Iris 。说真的,我和她的情况确实绝对不一样,我也不会觉得能切身体会。

人和人之间承受苦难的多少是不一样的。我不相信所谓「每个人都有该吃的苦」这种武断的说法。

有些人的命运生而悲惨,比起其他的人,拥有幸福的机会就是更少。

对于这些,有时我也很沮丧,但最后我放下了追求拥有平等幸福的理想主义。

但是啊,但是……

我总有一种感觉,

无论我做什么,她大概还是会被我伤到。

唉,虽然是好心,终究还是输了啊……

暂结。

2020 年 7 月 22 日

修改于 2020 年 9 月 14 日

2nd 修改于 2020 年 12 月 18 日


源头大概是那张「请绕行南门二」的图片吧,反正最近经常和 Iris 互发消息,而且大概是开了头,就停不住了。

昨天鼓起了一点勇气去告诉她,「总感觉,现在 Iris 的快乐已经可以传染给别人了——至少已经能传染给我了。」

其实也不算鼓起勇气。因为这个决定的前提还是我觉得她已经放下了许多,也改变了许多,能够放得开地去生活,能够开心的说会儿话了。

因为聊天的时候 Iris 的快乐真的能够感受得到。

十一月的时候点开她的动态偷偷看,从年初到暑假,从暑假到现在,一直在慢慢变好。

所以最后我说,「啊——Iris 真的是很特别的人。怎么讲,感觉没遇到其他人有过这么大的变化。很厉害。」

「我也感觉,像重活了一次。感觉像是过去的执念都被切断了一样。」

「这样不也挺好。快乐是会传染的,真的,甚至几个文字就可以。」

感觉,2020 年的心愿之一最后还是达成了啊。Iris 也有了 Good Ending.

更巧妙的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跳舞,对她来说,也是作为一个「从一无所有,慢慢地能去做什么事情」的标志。

但我知道这件事是那场梦之后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心有灵犀呢,还是确实她在很久之前写下的那些,关于跳舞的叙述确实让我印象深刻呢。

谁知道呢。

毕竟我印象中的 Iris (在上面这个梦境里),真的都只是正面的啊:爱跳舞,爱笑,风趣温柔,自己很开心,也能让身边的人开心起来。

最后她做到了呢、

Iris 大概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儿。很佩服她啊。

完结。

2020 年 12 月 18 日

 

 

 

「逃离」随手记

今天看知乎,整理了一下关注的问题(结果发现大部分都是,嗯,OI的(或者OHP/自招/五大竞赛)

然后发现了这样一条回答:

挺妙的。

虽然我不太愿意把知乎上的话当那么一回事吧,但是看看整个乐子还是挺好的。之前就看过一段印象挺深刻的话:

你看我就很文青嘛,带着 PTSD 写这种傻逼文儿,还没人看。

当然不能轻易扣帽子说 OIer 都是一群 Sentimental ……毕竟感觉大多数人在顾及心情之余,对于训练学习这块都很热情认真什么的。

啊,OI 的本源又不是抒情,研究知识就好了。

那些东西就当课后活动,图一乐嘛。谁不想以各种方式放松放松呢(摊手)有些人把主次搞乱了而已……